【双莫】【莫雨x莫雨】对影成双人00(这章有一点莫毛)

楔子

“毛毛,跟我走。”

“对不起,莫雨哥哥。”

在又一次的无声争执中,分开。

从稻香村到昆仑南屏山,万里。

垂髫小儿长成干练青年,20年。

毛毛,我们还有多少个20年可以分开,一次次的拒绝、分离,相隔万里的只有身体吗?

每一年的中秋,布娃娃年年送,有几个能送到你手里,就像永远飞不到昆仑的孔明灯,距离,阵营,人心。

于战乱中定情,于战后消磨,曾与你对饮长歌,如今只我一人饮下这份苦酒。

事情永远做不完,我可为你放下恶人谷,放下万千红尘,与你稻花香里说丰年。然而,旧时茅店社林边与我定下白首之约的人,放不下,莫雨哥哥知道你放不下,毕竟我所持有的筹码只有这点儿,先爱上的人先输,我的筹码已经全输给你了,一无所有。

这些话,我不会说给你听,你说我总是把“你把我当做莫恶人,而不是你的莫雨哥哥了”挂在嘴边,初时我是怕,也是逗逗你,现在……你自正式挂上少盟主名号以来,即使我们两人相处,在我面前你身上毛毛的痕迹越来越浅,只有说着这句话时,那样嘟着嘴小声抱怨,还有往日的情态,我怕如果什么时候,连这点小撒娇都没有了,那这句话也就真的成真。

最近的相聚,气氛越来越尴尬,你好像瞒着我什么,每当我试探着,你就下意识的挑起我们争执无数次的话题,不欢而散。

天上地下,我唯有你,即使不顾及己身,我也不愿意你难做,但是这一次我真的很不安,关于你,关于我们,关于……爱。

小少林

一口酒,一句思。

一个人,两张座。

地上是酒壶做的毯,榻上是酒布铺的垫。

行歌野哭两堪悲,绣被微寒值秋雨。

秋天的天总是显得特别高,夜里也是一样,秋雨不似春雨,绵绵蛮蛮如有情,总是带着寒凉,一场秋雨一场寒,入夜的小少林已经够冷了,雨歇,又添一层寒,

雨洗过的天格外清澈,所以火流星的轨迹也格外清晰。

小少林塌了。

 @此乃一蘑菇 说好也要写的,赶在三个月(莫毛的三月之约?)里放上了,应该是中短篇?


评论 ( 4 )
热度 ( 3 )

© 在学海里淹死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