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莫毛】七夕·宛城记事

毛毛,大名穆玄英,是好妻萌的吉祥物,一贯被谢盟主养在深闺人未识,今年终于可以出来相亲啦。啊呸!说错了。再来一遍。
毛毛,大名穆玄英,是浩气盟的吉祥物,一贯被谢盟主常带身边悉心教养,今年终于可以出来见客啦。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呢。
哪里都不对呢!莫少谷主一听自家童养媳,要见到许多外人,就觉得有一把火炎分分钟要把他的理智烧断。
对此被抱在怀里的毛毛压下即将可以自己单独镇守一方的激动,熟练地顺毛,当机立断地表示,莫雨哥哥,其实我也不想和你分开辣么远,炎有两把火,一把烧在你的身上,一把烧在我的心里啊w(゚Д゚)w
莫少谷主觉得这把火烧得更热了,为了不把自己烧坏,果断地决定用某个生在冬季的人,来灭灭火。ಠ౪ಠ 
翌日,腰酸背疼的毛毛,一脚把莫少谷主踹下床,哼( -з)叫你辣么折腾我,我就不告诉你我到宛城(南阳)去了,我可是为你好,不舍得你每夜冒着被发现的危险上我床,才没有借机报复呢!哦,好酸好痛,希望脖子上不要有印记,还没有到夏天呢,要怎么瞒过去。
一晃三个月,刚到宛城时毛毛还很是热血,每天到营地附近转来转去地巡视,什么事情都去学习,一腔热血的帮忙,小到5岁的孩童,大到80岁的老人都很喜欢这个每天笑着的小青年。正因为如此,每天毛毛的日常就变成了和小朋友玩和老人家玩,除此之外就是,挂机,挂机……
一个月还行,第二个月,毛毛就开始想念落雁城的各位了,不过,某位恶人谷侠士,毛毛是绝对不会承认想他的。
挂机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慢,第二个月在毛毛眼里爬过去了,对于一对情侣来说,分开的这些时日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,仔细算来,也有百多年未见了。
“啪”一抬手毛毛又拍死一只蚊子,看着手心里的血案现场,毛毛叹了今天的第18口气。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年轻有活力嘴又甜,人见人爱,连蚊子也格外喜爱自己,犹记当年,每当夏日,自己的身子上,脖子里密密麻麻连成一片都是红点,一开始,谢叔叔还以为是莫雨哥哥来夜袭了,后来也见怪不怪了,就是自己的屋子里会多出很多驱虫花草罢了。
想到远在昆仑的另一个人,就和自己完全不同,一身赛雪的皮肤怎么晒也晒不黑,一到夏日就冰冰凉凉的,抱起来像抱着个白玉雕成的竹夫人①,只要靠在莫雨哥哥身上,蚊子都不敢来叮咬,哪像现在啊,想着想着又叹了一口气。
“啪啪”。
不远处,宛城营地的副官捏着一张信纸,走近毛毛。
“少盟主,属下见您神思不属,可是天气炎热,人也萎靡不振,宛城还是有很多地方可以纳凉玩耍的,不如暂且出去换个心情?”
毛毛一想,好吧最近这里也没什么事,我老是这么叹气,想必给人压力了,正好来了宛城也没有好好游览过,什么卧龙岗,香严寺,也好去看看。于是便点头同意了。
那副官回身,又看了一眼信纸,从袖口掏出另一张,这张上面被人捏出来的指印清清楚楚,墨色的字分明写着,七夕,玄英找个好女,桑林,游山玩水。
副官想着,盟主可真是爱护少盟主啊,看这墨色深浓,信纸折叠印记,一片关爱之心啊。

一片关爱之心的谢盟主,此时正在浩气盟里(╯`□′)╯(┻━┻(掀桌子)┬—┬ノ(`-’ノ)(摆好摆好)(╯°Д°)╯(┻━┻(再他妈的掀一次)。
原本一旁的七星卫早就不见踪影,军师在一旁老神在在的看着谢盟主从听到对面莫雨启程去宛城,就自带了不可驱散的“狂暴”debuff,面上依旧微笑着,心里早就各种颜色的字体骂个没完了“那个桌子很贵的!黄梨木做的!缺了角啊!别再掀了!这满地的碎片哪~是我掉落的玻璃心~住手!把那个芙蓉玉祥云砚台放下!好白菜养了那么大,被猪拱了我也很伤心,你就不能不要再砸这里的东西了,不会去练武场发泄一下精力啊!什么?!还想把公文丢给我,自己去棒打鸳鸯?!白菜愿意被猪拱你管得着吗?!敢情摔坏的东西都不要你报销,你就使劲摔,让你管管财务!白菜,哦,不,玄英军师支持你自由恋爱去吧,盟主自己没人要,还拖着我们一起没情缘,老子要转走!转走!”
↑以上为军师为了形象无法说出口的咆哮
另一方面,莫雨自从三个月前聊发一顿疯,把毛毛羞跑后,就每日算着日子什么时候毛毛会舍不得自己,我们再人约黄昏后。
如果少爷写日记的话,日记上一定都是:“你离开的第一天,想你。你离开的第二天,想你想你。你离开的第三天……”如此痴汉,叫人情何以堪。
起码十天之后,当莫雨没有等到毛毛,他就把如此痴汉的思想付诸为行动,浩气盟的信鸽每天送信之前都要对家鸽交代一下遗言,真可谓“雨靡靡兮易水寒,鸽一去兮不复返”这样一说还挺押韵的。
鸽犹如此,人又何堪。
想必恶人谷的烟和七星卫一定会有共同语言。
如果剑三是一份活点地图,我们可以看到,毛毛在宛城,而恶人谷和浩气盟则分别以莫雨和谢渊为首,陆陆续续向着宛城而来#剑三版保卫萝卜#,到底恶人谷里每日的鸽子汤不是白吃的,莫雨少爷比谢盟主提前了一日的路程来到宛城,当然王谷主的笛声万里也是不可小看的,对此王谷主表示,我的情缘已经无法挽救了,徒弟的看起来还是可以拯救一下的,已经在碗里的鸭子,怎么能被夹走呢?谢盟主,我们来谈一谈人(qing)生(yuan)吧。
鸭子,不对,毛毛还对于莫雨哥哥的来到一无所知,殊不知前方有一只饿了三个月的大灰狼,正在磨牙霍霍,祝你好运,毛毛[彩带]

毛毛一早起来便觉得气氛不对,心里揣揣,想着是不是有什么东西没带?环顾四周,昨夜雨靡靡,栖身的破庙里除了墙角的蜘蛛结了一张又大又密的网,正在美美的享用早餐外,空荡荡的好像和昨夜没什么不同,毛毛暂且按下心中不安,想着早点启程到达村庄,和据点的人联系。
荒郊野外的,昨日下了一场雨,坑坑洼洼的俱是水,周围也没什么树,天还阴着,冷不丁的刮一阵风,湿湿黏黏的,叫人不爽快。
张望了一下,毛毛还是辨不清来时的方向,偶然想起之前和宛城人闲侃时提过的,宛城靠近桐柏县的地方有磁铁矿,急急从身上摸出一根针,找着了一块石头就往上磨。一连磨了十几块石头,也不知哪一个是磁铁矿石,毛毛估摸着这里目力可见的石头都被磨过了,碰运气吧。
从衣服上扯断了一根线,穿针引线,吊在半空中,银针在风里瑟瑟发抖,好不可怜,毛毛抹了一把脸,定了定神,把线扯了下来,又把磁针投进水坑,指南。
南面是哪里?
南面是牛家庄。
牛家庄是哪里?
相传在很早以前,宛城城西牛家庄有个聪明、忠厚的小伙子……
相传昨夜雨神临,宛城城西牛家庄来了俊美、忧郁的小伙(feng)子……
莫雨,恶人谷少谷主,人称小疯子,竹马竹马为穆玄英,有房有车有钱,且不论性情如何,姿色当真过人,而市井小民,怀春少女只要有颜有钱就够了。
这就导致穆玄英日上三竿,一进牛家庄,就发现了被粉红色少女心围着的莫雨哥哥,雨后新晴的日光洒下,白衣公子人如玉,当真俊美如天神。
喜悦的泡泡还没升起来,就被戳破了。
“臭小雨,招蜂引蝶,毛毛再也不理你了!”
“毛毛要不理谁?”
“还不是那个臭……莫雨哥哥Σ(っ °Д °;)っ”
“哎呀,亏我还想着给毛毛一个惊喜呢,看来毛毛是嫌弃我这个莫恶人了,这磨喝乐②就摔了吧╮( ̄▽ ̄)╭ ”
“住手!谁说我不要!怎么小时候扔我的布娃娃,现在人大了还要欺负我( -з) ”
“怎么会呢?是谁刚刚吃醋了?好大一股酸味←▼←”
“什么酸味,哪有?先让我换身衣服,晒一晒,一身黏腻腻的”
“也好,让我亲自来服侍你……”
“雨哥臭流氓!白日宣……唔!放开……呃~~啊啊啊~别(//>﹏<//)……嗯啊……轻~点~儿……”
“固所愿也,不敢请耳。”
等毛毛终于换好了衣服,晒在外面的湿衣也干了,这一胡闹,错过了午膳,两人只好囫囵吃了些巧果③填填肚子。
人说小别胜新婚,两人虽说没有新婚就进入老夫老妻模式,小别仍是思念非常,沿着河堤慢慢走着,水牛角上的花环,飘在水面上的蜡人,勾起了两人共同的稻香村记忆,牛家庄不大,两人走了半天,夕阳把影子拖得长长的,一个叠着另一个,好似一人。
月儿露出弯弯角儿,少女、少妇们自己朋友或邻里们三三两两,成群结队,在月光下摆一张桌子,桌子上有茶、酒、水果、五子(桂圆、红枣、榛子、花生,瓜子),又有鲜花几朵,束红纸,插瓶,花前置一个小香炉,拜织女对月乞巧。
毛毛和莫雨何曾见过,这都是女人家的事,纵是流浪期间,七夕哪有这般心思,待到有了情思,却又时时分隔两地,今年倒是两人过得第一个七夕。

两人有心,又是武功高强之辈,那些少女默念的求个如意郎君,口中带出一两句白衣少侠,倒叫毛毛斜了莫雨好几眼,只平添几丝情致。
正眉目传情,浓情绵绵,平地传来一声吼。
“玄英!你在吗?”
村口也飘来一角白衣,上面绣着的花纹忒眼熟了。
两小子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相同的讯息,手拉手,我们一起走ヽ( ̄ω ̄( ̄ω ̄)ゝ 。
一气跑到菜地里,黑灯瞎火的,只见一架架棚子上垂挂着各色瓜果,两人头上正悬着一串葡萄,透过枝枝叶叶,星汉灿烂,此时此景难为情,一寸光阴一寸金,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喜鹊鸣,枝蔓垂帘,自成一方天地,葡萄,多子呢~
嘘!春宵一刻值千金。

①竹夫人又叫青奴,是一种圆柱形的竹制品。用竹编织的竹夫人是热天消暑的清凉之物,可拥抱,可搁脚。竹夫人,长约1米左右,是用竹篾编成的圆柱形物,中空,四周有竹编网眼,根据“弄堂穿风”的原理,供人取凉。中国传统婚俗认为,竹夫人,是男性的象征,是最具阳气之物,也是传宗接代的神圣之物,竹夫人内总会有两个小球,十分好玩。
②磨喝乐是旧时民间七夕节的儿童玩物,即小泥偶,其形象多为传荷叶半臂衣裙,手持荷叶。
③七夕的应节食品,又名“乞巧果子”,款式极多。主要的材料是油面糖蜜。
这章还有很多七夕的习俗,我就不一一注释了自己百度吧,么么哒(说起来七夕正好是周末没有情缘的我却在码字,好想改成BE报个社啊,算了。)

评论
热度 ( 20 )

© 在学海里淹死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