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莫毛】梦中梦(完)——宁愿长梦不愿醒

  又是一个浑身酸痛的早晨,穆玄英已经这样醒来了三十天了,即使是习武之人也受不了天天一不做二不休啊。更别说什么每天被做晕了,想都不敢再想。

  好不容易,雨哥出去了买肉菜了,自己天天这么折腾也有点习惯了,不过一点也不想习惯啦o(*////▽////*)q ,正好出去走一走,我们隐居的地方可是在原来稻香村的地方重建的呢。

  天光正好,熟悉的景色,还是那个幼时的故乡。

  吆喝声声,熟悉的味道,还是那个王婆婆的稻香饼。

  垂髫小儿,熟悉的人,等一等,熟悉的人?

  穆玄英猛然回身,仔细地看着走过的路,看到的人,扎着两个牛角辫的,抱着两个团子头的,安静在一旁晒药的,还有始终看着孩子们的老婆婆,这些人的音容笑貌熟悉的让人感到不安。

  穆玄英不敢继续深想,小跑着到了村长家,没有人。又跑到村口,缓下气,这才知道自己一直憋着一口气,胸口闷得厉害,就一直站在村口,等着什么人,也许自己也不知道要确认什么。

  站到双腿都不能弯曲,村口一直没有人来,肚子已经咕咕叫了好久,免不了祭一祭五脏庙。

  人踏进家门,烛光下分明两剪人影,却是莫雨迎了上来,少不了又是一番关心纠缠,大被同眠第二天又是新的一天。

  又是三十日,再度采买的莫雨,似曾相识的稻香村,一日的等待。

  一年也就这样过去了。

  春节时办年货,穆玄英前一日屡求同去不得,竟偷偷跟在莫雨身后,索性未被发现,一路跟到村口,前面的人渐渐淡薄,仿佛没有存在过。

  穆玄英急了,一只脚踏出村,另一只怎么也跨不出,挡在身前的是一个持剑白发老翁,剑有点眼熟,一时想不起哪里见过。

  开口的声音更是耳熟,但穆玄英无暇细思,只回了一句:“我自然是要走的。”

  绕过老翁,大步踏出,稻香村越来越远,路的那一头隐隐传出嘈嘈杂杂的人声,仔细一听还能辨认出谢叔叔的粗犷,不由得加快了脚步,正走着,路旁逆行过几对人,原还没注意,一句“小雨哥哥”勾起了穆玄英的回忆,莞然一笑,笑未绽放便已枯萎,逆行而去的一双双人,不就是各个年龄段的自己和莫雨吗?

  脚下的这条路,两旁或走或跑的人,越往前越不舍,直至无路可走,只有一扇门。

门,土门,两扇扇形,合起来一个半圆,不像门,倒像是一座……坟,也不知道这个印象是怎么入了眼,明知道过了这扇门就可以看到谢叔叔了,身体却不动,那老翁声音又出现了:“你真的要离开吗?”

  是的,我……自然是要走的。

  门,被推开了。人,也走了。

  再度合上的门后露出一张人脸,白发,哪是什么老翁,分明是一张穆玄英的脸。

  白发的穆玄英,靠在“门”上,喃喃:“莫雨哥哥,梦里梦外我都留不住你,梦外的永远是穆玄英,梦里的……梦里的……呵呵呵哈哈哈哈”说着说着竟笑着留下了泪。

  “且让我再梦一回你吧。”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5 )

© 在学海里淹死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