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莫毛】梦中梦2

  “毛毛,毛毛!”

  “快把雨哥还给我!快把我的雨哥还给我,呜呜呜~~~~(>_<)~~~~ ”

  “毛毛,酷爱醒醒!毛毛!”

  “雨哥!”

  床上的穆玄英一个鹞子翻身,跌到床下,顾不得疼痛,四顾张皇无措,泪满双颊。

  穆玄英的背后伸出一只手,揽过那人的身子。

  穆玄英浑身一僵,一时之间,竟不敢回头。

  “毛毛,我在这里。”

  高高竖起的马尾,即使午睡过后略有松散,也不减其威力,发尾扫过身后之人的面颊,真是横也是丝竖也是丝,衬着另一边睡觉时被压出来的发痕,倒是显得对称。

  “小雨哥哥,我不是在做梦吧?”

带着哭音的小彷徨,脆弱易碎的小受伤,让铁石心肠心狠手辣的恶人谷少谷主,恨不得把让怀里人如此伤心的人统统分水!分水!!

  当然!<(ˉ^ˉ)>在这之前还要先好好安慰安慰自个儿的心尖尖的,是肉包子呢?还是布娃娃呢?要不弄点糖葫芦?莫雨一边安慰着毛毛,一边心里盘算着。

  冷不丁被刚刚还在抹泪的毛毛扑倒在床上,下一口锁骨上一圈的牙印,这一口下去,诶呦~肉都快被咬下一块,少谷主觉得,作为一个男♂子♂汉,被媳妇咬上一口根本不算什么,情趣而已,爱怎么咬就怎么咬,都是爱♂的♂痕♂迹,毛毛难得那么热情主动想吃肉♂包♂子,作为一个好(qing)哥哥,那就勉为其难做一做布♂娃♂娃吧,好好按摩一下毛毛,让他松快松快。

  莫雨一向是个行动派,刚动了心思,唇舌已然卷着胸前的小红莓啧啧有声的品尝起来,一只手在腰线上四处巡视,另一只手则在另一颗小红莓上催熟。

  皮质的手套带着微微凉意的韧性,在敏感的腰间带起一阵阵的麻痒,少萌主下意识的想要推开身前人,不知想到什么,又堪堪停住了,少谷主何等敏锐的心思,微微一想便察觉到了少(mao)萌(xi)主(fu)的不对劲,奈何毛毛闭口不言,那便缓一缓,想到这里,少谷主不由得给自己点了一个赞,我真是善解人yi,必须赏自己一根糖♂葫♂芦。

  “雨哥,不要了……(PД`q。)…… 那里……哈啊……脏!”

  “毛毛那里粉嫩可爱……兹兹……啵!怎么会脏呢∩口∩!”

  “雨哥,小雨哥哥,莫雨哥哥……快,快放开我,要出来了,唔——啊——”

  “毛毛,要尝尝你自己的味道么?呵呵”

  “莫雨哥哥是个大坏蛋!毛毛……毛毛……”

  “下一句是不是毛毛再也不和小雨哥哥玩了?”

  “不——毛毛永远也不会丢下小雨哥哥的,永远也不会……”

  “嗯~毛毛,你刚刚做了什么梦?告诉……”

  “莫雨哥哥,再等一会儿,我,我很想你。”

  此话一出,若不是莫雨很确定那就是自己的毛毛,都要怀疑是不是有人掉包了,被浩气盟里养的各种羞涩,各种正妻的穆玄英穆少萌主,在此时此景,竟然会讲出如此之语,毛毛怎么会不清楚这种情状下,这句话不就是红果果的邀请吗!自动送上来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(*Φ皿Φ*)至于那个梦,床第之间要套话有很多有趣的姿势,看来今天可以好好试一试。


评论 ( 1 )
热度 ( 11 )

© 在学海里淹死 | Powered by LOFTER